朱启兵:央行是源头银行承上启下 非银生长靠银行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0-19 02:07

  作者:中银国际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朱启兵

    近三年银行在资产端对金融部门和政府部门债权占比的上升,在负债端央行已经成为银行体系重要的增量资金来源,这意味着过去一段时间,银行系统的相当一部分盈利来自为从央行获得低成本资金再转手借给非银机构赚取固定价差。随着央行控总量降杠杆政策的落实,流动性将持续维持紧平衡,非银金融机构将告别高增长。

  摘要

  央行负责控总量:对其他存款机构债权 VS 准备金存款。由于近年来新增外汇占款的减少,使得央行改变了基础货币投放方式,资产端创新工具和公开市场操作催升了央行对其他存款机构债权。从占比看,国外资产的占比近两年大幅回落至60%附近,相应的是对其他存款类机构的债权占比由5%左右大幅上升至25%。负债端储备货币的构成大幅变化。2015年以来储备货币的占比一直维持在86%上方,准备金在储备货币中占比75%左右。2011年之后,不计入储备货币的金融性公司存款增速非常显著,这或与期间银行业监管政策变化推动银行放贷渠道变化有关。

  银行负债派生:债权转向 VS 主动负债。从2015年四季度开始,货币乘数已经连续7个季度在5的上方了,并且近两个季度还在高位持续上升,这与基础货币同比增速快速下滑密切相关。根据央行目前货币政策“控总量”的目标,如果未来继续严格控制基础货币投放总量,那么货币乘数不排除维持在高位或有进一步上升空间。银行对非金融部门的债权占比近三年快速下滑;2011年之后,银行对金融部门的债权占比开始上升,逐渐从6%左右上升到接近17%;2015年之后,银行对政府债权的占比也开始上升,从5%左右逐步上升超过10%。近三年银行对金融部门和政府部门债权占比的上升,挤出了对非金融部门的融资。

  从占比看其他存款类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从资产端来看,占比最高的分别是对非金融机构债权(36%)、对其他居民部门债权(15%),其次是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券(12%)和对其他金融机构债权(11%)。从近三年的变化情况来看,银行对非金融机构债权占比持续下降,与之对应的是对其他金融机构和政府债权占比的持续上升。从负债端来看,目前银行对非金融机构和住户负债仍居首位(62%),但2010年之后,该占比持续下滑。与之对应的是对其他存款性公司的负债、债券发行、对其他金融机构的负债以及对中央银行的负债先后上行。

  非银生长靠银行:从银行的资产端到非银的负债端。从各金融业总资产占比看,银行业近两年占比虽然有所下降,但整体仍在九成左右;保险业近几年发展较快,占比从4.88%持续上升至2015年的5.66%;证券行业占比上升也较为显著,由1.27%逐步上升至2.94%。银行业表内发展受限对非银行业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从增速方面看,2010年以来,银行对实体经济债权的同比增速平稳下降,与之对应的是对非银金融机构的债权同比增速持续走高。银行借由非银金融行业、理财、资产管理以及其他相关业务的发展,先后催生了信托、证券、基金等非银行业的发展,金融业的快速发展对实体经济可获得融资量产生了较大的挤出。

  2014年底以来,基础货币余额增加了1万亿,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余额下降了5.56万亿,央行对其他存款机构债权余额增加了7.9万亿。央行通过创新工具和公开市场操作,货币投放方式由被动转为主动,导致货币政策对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

  从2015年四季度开始,货币乘数已经连续7个季度在5的上方,根据央行目前货币政策“控总量”的目标,如果未来继续严格控制基础货币投放总量,那么货币乘数不排除维持在高位或有进一步上升空间。近三年银行在资产端对金融部门和政府部门债权占比的上升,在负债端央行已经成为银行体系重要的增量资金来源。这意味着过去一段时间,银行系统的相当一部分盈利来自从央行获得低成本资金再转手借给非银机构赚取固定价差。

  我国的金融体系一直是以银行为主导的,但近几年银行业监管之下银行借由非银金融行业、理财、资产管理以及其他相关业务的发展,催生了非银金融公司的发展,保险、证券行业的总资产占比快速上升,对实体经济可获得融资量产生了较大的挤出。2016年房地产去库存政策出台后,银行对非银金融机构债权增速明显下降,同时对居民部门债权增速明显上升。可见银行的经营行为对非银金融行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央行负责控总量

  资产端:从被动投放货币到主动投放货币

  创新工具和公开市场操作催升了央行对其他存款机构债权。从央行各资产项目的占比看,国外资产的占比近两年虽然大幅回落,但仍是各项目中占比最大的,超过60%。自2014年开始,央行对其他存款机构的债权占比由5%左右大幅上升至25%,是占比变化最大的项目。2014年央行对其他存款机构的债权余额约为1.2万亿,至2017年7月,该余额已经达到了9.1万亿。从创新工具方面看,其中PSL余额2.47万亿,MLF余额4.23万亿;从公开市场操作方面看,2015年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净投放基础货币5755亿,2016年净投放4.52万亿。

  背后是央行基础货币投放方式的变化。由于近年来新增外汇占款的减少,使得央行改变了基础货币投放方式,是央行资产负债表发生变化的根本原因。从增量方面看,2014年6月之后,外汇资产持续净流出,对其他存款机构债权转为持续净增加。从增速方面看,2008年之后国外资产同比增速逐年下降,2014年之后转为同比负增长,同时期央行对其他存款机构的债权同比增速大幅上升。一方面央行改变了此前外汇占款+央票对冲的基础货币被动投放方式,另一方面央行和货币政策对金融体系乃至实体经济流动性的影响更大更直接了。

  负债端:储备货币的构成大幅变化

  准备金的占比处于高位。从负债端看,央行各负债项目比例变化最大的时期是2005年-2010年期间,随着债券发行的占比随着外汇占款的变化而下降,储备货币的比例大幅上升。2015年以来储备货币的占比一直维持在86%上方,从储备货币的构成看,随着货币发行的占比的下降,准备金的占比逐渐走高并维持在占储备货币75%左右。

  准备金主导了央行负债端的增速。从增速方面看,储备货币中货币发行的增速一直较为稳健,相比之下准备金增速的变化则对央行资产负债表增速的影响较大。从时间方面看,由于银行集中上市的缘故催升准备金增速的情况较为明显。还有值得关注的是,2011年之后,不计入储备货币的金融性公司存款增速非常显著,特别是2015年之后。我们认为这与期间银行业监管的一系列变化有关,银行难以在表内向地方政府、两高一剩行业、房地产行业等方向投放贷款,因此借由非银金融行业、理财、资产管理以及其他相关业务的发展,催生了非银金融公司的发展。

  银行负责派生

  货币乘数创历史新高并且还在上升。从历史数据看,货币乘数曾经在2006年有两个季度达到过5的上方,但最近从2015年四季度开始,货币乘数已经连续7个季度在5的上方了,并且近两个季度还在高位持续上升。由于货币乘数的计算方法是“基础货币余额*货币乘数=M2余额”,因此回看历史上2006年货币乘数高主要是由于M2增速走高同时基础货币同比增速走低,2007年之后基础货币同比增速走高,货币乘数也自然下降了。2015年以来货币乘数走高期间,基础货币同比增速快速下滑则起到更大的作用。根据央行目前货币政策“控总量”的目标,如果未来继续严格控制基础货币投放总量,那么货币乘数不排除维持在高位或有进一步上升空间。

  银行对非金融部门的债权占比近三年快速下滑。从总量来看,历史上银行对非金融部门债权的占比一直维持在80%以上,并且在2002-2011年间持续上升,最高达到90%。2011年之后,银行对金融部门的债权占比开始上升,逐渐从6%左右上升到接近17%。同时2015年之后,银行对政府债权的占比也开始上升,从5%左右逐步上升超过10%。近三年银行对金融部门和政府部门债权占比的上升,挤出了对非金融部门的融资。

  资产端组成的占比和增速变化

  从企业和居民到金融与政府。银行资产端主要项目包括国外资产、储备资产、对政府债权、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对其他金融机构机构债权、对非金融机构债权、对其他居民部门债权和其他资产。从占比来看,上述项目中目前占比最高的分别是对非金融机构债权(36%)、对其他居民部门债权(15%),其次是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券(12%)和对其他金融机构债权(11%)。从近三年的变化情况来看,银行对非金融机构债权占比持续下降,与之对应的是对其他金融机构和政府债权占比的持续上升。从增速情况来看,银行对政府债权的增速收到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的较大影响,自2015年之后同比增速快速上升,2016年之后又有所下降;银行对其他金融机构的债权增速则是在2015年之前持续高速增长,但之后受到政策的负面影响快速下滑。

  负债端组成的占比和增速变化

  从被动负债到主动负债。银行负债端主要项目包括对非金融机构及住户负债、对中央银行负债、对其他存款性公司负债、对其他金融性公司负债、国外负债、债券发行、实收资本和其他负债。从占比来看,目前银行对非金融机构和住户负债仍居首位(62%),但2010年之后,该占比持续下滑。与之对应的是对其他存款性公司的负债、债券发行、对其他金融机构的负债以及对中央银行的负债先后上行。从增速的角度看,银行对中央银行的负债增速远超其他项目,央行已经成为银行体系重要的增量资金来源。

  非银生长靠银行

  金融业总资产银行占九成。我国的金融体系一直是以银行为主导的,从各金融业总资产占比看,银行业近两年占比虽然有所下降,但整体仍在九成左右。其他行业中,保险业近几年发展较快,占比从4.88%持续上升至2015年的5.66%。另外证券行业的总资产占比上升也较为显著,特别是2013年以来,行业总资产占比由1.27%逐步上升至2.94%。

  银行对非银金融机构债权的增速推升了非银行业。银行业表内发展受限对非银行业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从增速方面看,2010年以来,银行对实体经济债权的同比增速平稳下降,与之对应的是对非银金融机构的债权同比增速持续走高,至2015年底达到70%的阶段峰值,并在此后快速下降。从各金融业历年总资产同比增速的情况看,2011-2013年信托行业增速最高,2014年-2015年受到资管行业发展和牛市的影响证券行业增速飞起,2015年由于基金子公司的出现带动基金行业增速大幅上升。2015年底提出供给侧改革,2016年房地产行业去库存政策落地,导致2016年开始银行对非银金融机构债权增速明显下降,同时对居民部门债权增速明显上升。可见银行的经营行为对非银金融行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结论

  央行是流动性之源。从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看,由于2014年之后,外汇占款减少,央行改由公开市场操作大量增加了对其他存款机构债权,央行的货币政策更大更直接的影响了银行的准备金总额。

  银行承上启下。大型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更加受益于央行投放基础货币方式的变化。但由于实体经济在当时的经济背景下资金需求相对较弱,导致资金大量囤积在银行体系内部。出于逐利目的,2014年以后,银行对金融部门的占比快速上升,同时出现了债券发行和对央行负债等主动负债方式快速发展的趋势。

  非银生长靠银行。银行资金推动了信托、证券、基金等非银行金融公司的快速发展,对银行和非银机构来说是双赢的局面。对银行来说,一来将低成本资金拆解给非银机构可以赚取稳定的价差,二来将资金委托给非银机构管理可以赚取较高的投资收益,三来可以部分规避资本金约束和监管的限制。对非银机构来说,不仅可以做大资产管理规模,而且增加了业务收入。但资金由银行流入非银机构,一方面造成非银机构为了增加盈利加大杠杆,增加了金融风险,另一方面,投放实体经济的资金增加了流通环节,抬高了融资成本,再者金融投资的高回报率不仅分流了实体经济可融资规模,而且抬高了实体经济的潜在资金成本。随着央行控总量、降杠杆政策的落实,流动性将维持紧平衡,资金有望“脱虚入实”,非银金融机构将告别高增长。

  原标题:【中银宏观:万物生长靠银行(三)】央行是流动性之源 银行承上启下 非银生长靠银行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朱启兵宏观研究”,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7。期待您的加入!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