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只要解决了与苹果的纠纷增长会随之而来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08 14:12

[摘要]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谈及业绩预期时表示:“关键仍然是解决与苹果的纠纷问题,最终的增长也会随之而来。”

腾讯科技讯 11月8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周三,芯片巨头高通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8财年第四财季财报。财报显示,高通第四财季营收为58.03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59.05亿美元下滑2%;净亏损为4.93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68亿美元。财报发布后,高通多位高管出现电话会议,解读财报,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电话会议内容实录:

与会高管

John T. Sinnott——高通投资者关系负责人

Steven M. Mollenkopf——高通首席执行官

George S. Davis——高通首席财务官

Cristiano R. Amon——高通总裁

Alexander Rogers——高通技术授权(QLT)业务总裁

Donald J. Rosenberg——高通总法律顾问

分析师

Romit Jitendra Shah - Nomura Instinet

T. Michael Walkley - Canaccord Genuity, Inc.

Timothy Patrick Long - BMO Capital Markets (United States)

Amit Daryanani - RBC Capital Markets LLC

Stacy Aaron Rasgon - Sanford C. Bernstein & Co. LLC

Brett Simpson - Arete Research Services LLP

Tal Liani - 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

Timothy Arcuri - UBS Securities LLC

Ross C. Seymore - Deutsche Bank Securities, Inc.

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谢谢你们出席高通第四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现在有请负责投资者关系的高通副总裁约翰·辛诺特(John T. Sinnott)讲话。

高通投资者关系负责人——约翰·辛诺特

谢谢,大家下午好。今天的电话会议将包括史蒂夫·莫伦科普夫(Steve Mollenkopf)和乔治·戴维斯(George Davis)的讲话。此外,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亚历克斯·罗杰斯(Alex Rogers)以及唐·罗森博格(Don Rosenberg)将参加随后的问答环节。

你们可以在我们的投资者关系网站上看到我们的财报和幻灯片演示。另外,这次电话会议正在高通网站上直播,今天晚些时候我们的网站上会有重播。在今天的电话会议中,我们将使用“G规则”中定义的非公认会计准则财务指标,你们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与公认会计准则(GAAP)的相关调整。

我们还将发表前瞻性声明,包括对未来活动、商业或行业趋势、商业或财务业绩的预估等。实际活动或业绩可能与我们前瞻性声明中预测的有重大差异,请参考我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包括我们最近的10-K文件,其中包含了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与前瞻性声明出现实质性差异的重要因素。

下面请高通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普夫发表评论:

高通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普夫

谢谢你,约翰,大家下午好。我们很高兴在本季度报告了一系列强劲的业绩,我们将继续执行我们的战略重点,以推动技术和产品保持领先地位,特别是在5G领域,管理我们的运营费用,并向股东返还资本。2018财年是高通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年,我们成功地克服了许多挑战,但仍然专注于抓住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机遇。

我相信我们将在2019财年成为一家实力更强劲的公司,并为未来做好充分准备。我们的第四季度财报反映出持续强劲的业绩表现,非公认会计准则每股盈馀为0.90美元,较我们最高预期高出0.05美元,这反映出QCT业务(高通CDMA技术的设备与服务)表现较预期更好,营运费用也较低。

我们在中国主要客户的增长对公司第四财季来说是个积极的驱动因素,无论是在销量上还是在设备组合上都是如此。我们预计2019财年中国业务将进一步增长,特别是在本财年下半年。苹果公司要求合同制造商停止支付专利使用费的做法,以及苹果公司决定在其最新产品上使用竞争对手的调制解调器,对我们的财务业绩产生了重大影响。值得注意的是,2019财年与苹果相关的逆风有超过50%反映在我们的第一财季展望中,并影响我们的QCT业务。但随着时间推移,这对我们季度业绩的影响将会减弱。

尽管如此,正如您从我们的结果中所看到的,我们仍在与客户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重要的是,我们已经为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们通过领先行业的创新在许多重大机遇面前脱颖而出,包括3G和5G的推出、射频前端业务的拓展,以及Wi-Fi和联网汽车行业的转型等。

展望2019财年,整个公司仍然专注于三个关键的优先事项。首要任务是推动向5G的过渡。当明年年初全球推出5G时,我们相信高通将成为全球几乎所有商业发布活动的技术合作伙伴。获得这个角色是个不小的成就。在3G、4G和5G等无线技术的过渡中,对于那些在这些技术领域转型较晚的公司和竞争对手来说,是不可原谅的,尤其是在最初的过渡阶段。

过去几年,我们的焦点和投资重点使我们成功地建立了强大的技术地位,引领了5G产业的转型,这将是高通在2019财年结束后扩大营收和盈利的一个重大机遇。正如5G的发布日期比最初时间表加快了一年,我们也预计5G的采用速度将达到或超过4G。首个移动5G网络将于明年第二季度启动,北美、欧洲、中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也将同时启动商用网络。

我们总共与超过18家OEM(原始设备制造商)合作,他们承诺在2019年推出基于5G和X50调制解调器的5G手机。我们认为高通在5G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此外,相对于4G来说,5G在跨频谱、网络暗架构、射频前端、设备形态因素(尤其是毫米波频率、功耗、应用和AI处理器)等方面带来了指数级提升。这种复杂性直接关系到高通作为创新和系统提供商的实力。

第二个优先事项是解决我们与苹果的争端。我们对解决授权纠纷的时间表没有改变。我们此前曾强调过2019财年达成的关键诉讼里程碑,我们认为这些里程碑可能有助于推动出台解决方案。这些诉讼里程碑没有改变,包括中国和德国可能在今年年底前做出多项专利侵权裁决。

除了侵犯未经授权的知识产权和其他索赔(包括最近的产品相关索赔)外,针对苹果制造商的违约索赔还涉及数十亿美元的损失。我们希望在明年早些时候在圣地亚哥就这一问题设定一个庭审日期。我们一直在与苹果公司进行讨论,试图达成一项解决方案,我们仍然专注于通过和解或诉讼为我们的股东带来更高的价值。解决授权纠纷对我们的股东来说具有重大意义,并为非常强劲的盈利增长奠定了基础,尽管这与我们所描述的5G机会截然不同。

第三个优先事项是继续推动我们的核心产品业务发展。我们所做的战略决定是将移动渠道的收入多样化,同时扩大到邻近的机遇中。我们与多个行业客户的接触持续扩大,我们在苹果以外的QCT业务也持续增长。我们的骁龙800解决方案继续帮助定义高级层基准,我们通过骁龙700将我们的领导地位扩大到高级层。与我们的预期一致,中国地区的产品结构正在改善,高通在中国的主要客户在全球市场的份额正在增加,最近在印度和欧洲取得重大进展。

在2018财年,我们的非苹果射频前端业务营收同比增长了近一倍,反映了TDK收购对全年的影响以及所有关键OEM厂商的营收增长,充分利用了业内最广泛的射频前端产品组合之一。鉴于我们强大的设计胜利渠道,我们预计在2019财政年度射频前端业务收入将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

在4G领域,我们的射频前端业务包括80个模块设计赢家,覆盖了三星、谷歌、索尼、LG、OPPO、vivo、小米和一加等关键厂商。重要的是,目前的商业设备,如谷歌Pixel 3和Pixel 3XL、三星Galaxy Book 2和索尼ZX3等,都在使用我们完整的射频前端调制解调器天线解决方案。我们很高兴在成熟的4G技术周期中与4家以上的射频前端供应商建立了射频前端设计合作关系。这验证了组件在PA、过滤器、交换机、调谐器和模块之间的竞争力。

在5G领域,我们在设计上赢得了所有骁龙800关键客户的青睐。5G的复杂性也推动了每台设备的额外RF内容,包括亚6千兆赫和毫米波的组合。例如,在美国,大量5G智能手机在发布时需要毫米波能力。

在我们毗邻的机遇中,我们继续看到我们的技术和产品在这些新兴产业中产生令人兴奋的吸引力。在汽车领域,我们的整合平台正帮助我们在远程信息技术、信息娱乐和车载连接领域取得优势,订单数量从今年早些时候的30亿美元增加到50亿美元。

我们正在引领汽车领域的5G创新,并与一家领先的汽车制造商合作,赢得了全球首个重大的5G设计胜利。我们正与众多其他汽车制造商和一级供应商合作,将5G技术引入汽车中。信息娱乐对我们来说是个特别有吸引力的地方,因为我们的长期订单渠道非常强大,拥有广泛的全球主要客户。

在网络方面,我们仍然是零售和企业渠道的领先力量,并继续获得市场份额。我们在Mesh Wi-Fi领域也名列第一,在2018年上半年,Mesh Wi-Fi在美国所有零售Wi-Fi网络设备的销售额中占了50%。在2018财年,利用在Mesh Wi-Fi方面取得的成功,我们已经扩展到运营商领域,并在2019财年有了显著的设计优势。

从历史上看,我们从技术转型中获益良多,现在我们正在推动行业采用802.11ax标准,即现在所谓的Wi-Fi 6,并正在筹备50多项设计方案。展望60千兆赫的Wi-Fi,我们刚刚发布了业界第一款802.11ay芯片组,这是NETGEAR和华硕最近发布的802.11ad设备,我们正在与Facebook合作开发Terragraph项目。

至于QTL(授权技术)业务, 2018财年业绩受到了与苹果及其代工制造商以及其他被授权方纠纷的影响。然而,受平均销售价格强劲的推动,全球3G/4G设备增长趋势喜人。我们的5G授权协议数量增长,基于5G之前的授权框架签署了20多个新的协议,包括魅族和摩托罗拉联想,我们还与更多制造商讨论5G协议,稳定QTL 5G过渡上涨的势头。

在监管方面,我们很高兴在8月份宣布,我们与中国台湾监管机构达成了法院批准的和解协议。结果,此前裁决被撤销,并被和解协议中的条款所取代。关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指控,我们将继续进行谈判,争取在当前诉讼之外达成解决方案。昨日,法院就某标准组织的授权做法作出裁决。这是对其中一个问题的部分简易判决,明年还将进行全面审判。在我们看来,这个裁决是不正确的。

除了我已经讨论过的产品和技术行动之外,我们通过兑现削减运营费用的承诺,将运营杠杆引入我们的业务中。随着我们与苹果的争端可能得到解决,我们相信将有非常大的机会来增加股东价值,这将增加我们目前业务的实力。这些因素的结合使我们有能力在2019财年及以后的时间里推动股东价值的增长。

最后,我要感谢我们的员工在过去一年里的辛勤工作。我们的团队已经在我们重要的战略目标上取得了很大进展,我们已经为即将到来的向5G过渡、并进入更多令人兴奋的新兴行业做好了积极准备。

现在,我把电话转给乔治。

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

谢谢史蒂夫,大家下午好。首先,我将对我们的第四财季和2018财年业绩发表评论,然后对2019财年第一财季以及2019财年整体业绩做出展望。第四财季业绩强劲,营收达58亿美元,高于业绩展望的中点线,非公认会计准则每股盈馀(EPS)为0.90美元,高于之前预估业绩的高端。营收主要得益于中国客户对芯片的强劲需求。

非公认会计准则每股收益超过我们的预期展望0.10美元,其中0.06美元是由QCT和QTL的运营业绩以及较低运营成本所驱动的,剩余的0.04美元得益于我们的股票回购活动和较低税率带来的有利影响。QCT的营收为46亿美元,EBT利润率为17%,主要受MSM芯片出货量强劲的推动,高于我们预估数据的高端,原因是中国OEM厂商的需求强于预期。

在QTL方面,营收为11.4亿美元,与我们的预估中点相一致,EBT利润率为65%,好于预期,反映出运营费用较低的趋势,这笔费用主要是诉讼支出。根据临时协议,我们还确认了其他被授权方1亿美元的收入。在我们的第四财季,非公认会计准则的研发和销售管理费用在成本削减行动后连续下降了1%,比预期的超额诉讼费用要低。我们的非公认会计准则税率在本季度的收益为1%,低于我们之前的预期,反映了与本季度完成税收重组相关事宜后取得了适度收益。

在2018财年,高通非公认会计准则收入为227亿美元,非公认会计准则每股盈馀为3.69美元。在2018财年,我们向股东返还了260亿美元,其中包括大约35亿美元的现金股息,同比增长7%。此外,我们还用226亿美元回购股票(ASR),这主要是通过我们的“加速计划”实现的,其中包括51亿美元“减价拍卖”和160亿美元ASR。

至于3G/4G设备,我们预计2018财年出货量将达到18亿至19亿部,同比增长5%左右。由于发达地区和新兴地区(尤其是中国)的需求下降,我们对今年手机出货量增长的预测约为1亿部,低于年初的预测。全球手机销量受到的影响较小,因为全球手机平均销售价格的表现好于预期,2018财年同比增长逾10%。

在QCT上,我们看到了2018财年的强劲表现,税前利润同比增长8%,EBT利润率为17%,中国市场需求强劲,尤其是中高端市场,抵消了苹果份额下降的影响。在QTL方面, 高通2018财年业绩受到了与苹果和其他被授权方纠纷以及相关诉讼费用的显著影响。这些动态掩盖了2018财年全球手机销量强劲增长的表现,多个价格层次上更高的手机销量弥补了手机销量总体的温和增长趋势。看看本财年的手机,在1%销量增长和11%平均售价增长的驱动下,我们估计全球销量增长了13%。

现在让我们看看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前景。我们估计第一季度收入在45亿到53亿美元之间,非公认会计准则每股收益约为1.05-1.15美元。我们的第一季度展望中,假设了苹果和其他被授权方继续拒绝支付授权费。正如我们在之前的电话中提到的,这些未支付授权费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我们通常在QTL中看到的季节性影响。

我们的第一财季展望也反映了我们对苹果份额方面的展望,从2018财年第一财季的近50%调制解调器份额到2019财年第一财季旗舰产品的零份额。我们也看到我们的射频前端业务在苹果的份额下降,我将在随后更详细地讨论这些影响。作为我们先前宣布的税收重组计划的一部分,2019财年第一季度的税务方面产生了约0.45美元的递延税项资产影响,这项一次性估计收益超过了本季度的需求和份额影响。

我们预计第一财季非公认会计原则的研发和销售管理费用将连续下降约5%至7%,这主要反映了运营时间减少了一周。由于某些资产剥离计划预计将在本财年晚些时候完成,我们在本季度的成本管理努力将有所减弱。在QTL,我们预计第一季度的收入在10亿到11亿美元之间。提醒一下,我们在第一季度采用了收入会计准则606标准,它要求我们在从授权方收到所有信息之前,以一种包括我们QTL授权费收入估计的方式提供财报,这将导致季度真实数据与公布的数字存在差异。

尽管收入确认方法发生了变化,但我们仍预计短期内季度收入将在10亿至11亿美元之间,因为我们认为,由于没有苹果授权收入,季节性影响因素将会减弱。这部分收入也不包括其他在2018财年签署7亿美元临时协议中有争议的被授权方应付付款。根据该临时协议收到的最后1亿美元付款将计入留存收益,并没有在损益表中展示出来,这是向ASC 606标准过渡的结果。

我们预计第一财季QTL EBT的利润率将约为53%至57%,持续下滑,反映出1亿美元的中期付款和研发成本分配的变化(我稍后将对此进行讨论)。在MSM QCT方面,我们预计第一财季大约出货1.75亿-1.95亿个芯片组,与预期中数相比下降了20%,这是由于该季度少了1周时间、降低苹果遗留货物以及来自中国的较低需求所致。

在第一财季,我们看到销量同比大幅下降,这完全可以用苹果新产品的份额损失来解释,无论是从销量还是从EBT来看都是如此。我们预计,苹果份额减少将对我们第一财季产生最大影响。在2018财年,第一季度的销量约占苹果全年MSM订单的50%。与去年同期相比,苹果的销量预计将下降5000万部至5500万部。

我们预计本季度QCT EBT的利润率将在13%至15%之间,这反映出MSM销量下降以及调制解调器销售组合减少的影响。我们预计,由于产品结构的改善、5G的首次发布、邻近地区的增长以及成本行动的影响,在2019财年下半年,这一数字将有望回升至15%以上。我们预计,第二财季QCT的需求状况和EBT将反映出更弱的季节性影响,因为第二季和第一季的正常回调主要受到苹果的推动。

非公认会计原则利息支出扣除第一季度的投资和其他收入后,预计约为1亿美元,这是2019财年剩余季度的合理估计。我们预计第一季度摊薄加权平均股票数量约为12.3亿股。到2019年,正如史蒂夫所提到的,解决两大授权纠纷是2019财年业绩的关键驱动力。在纠纷解决后,我们继续预测正收益和每股收益影响将显著增加。

对于2019年的3G/4G/5G设备出货量,我们估计约19亿至20亿部,中数增长约5%,这反映出手机销量的个位数增长率,主要受到新兴地区向3G和4G过渡的推动,非手机设备的增长强劲。我们目前认为,贸易争端给我们的前景带来的宏观经济风险有限,因为目前只有有限数量的营收驱动因素受到与关税相关的影响。

在2019财年,我们预计全球手机平均售价将相对持平,手机销量同比将出现低至个位数的增长,而强劲的增长将来自新兴地区,一旦授权纠纷得到解决,QTL的终端市场趋势将十分强劲。我们正在对某些技术项目的配置进行一些调整,主要是在公司研发支出方面。随着2019年5G设备的商业化,设备开发的支出成本将会体现在QCT上,这与以往的做法是一致的,目前企业的技术开发将会在QTL上得到体现。同样进入QTL的还有一些以前在QCT中显示的知识产权技术项目,但这些项目与未来的技术相关。

这些变化的净效应将使我们公司支出减少约5亿美元,而QTL支出增加约相同数额。这些研发变化的增加和减少仅仅与报告的位置有关,与成本削减计划无关。成本削减计划将从我们74亿美元的基本支出中节省10亿美元。目前,我们倾向于略高于64亿美元的运行率,因为超额诉讼费用相对于基准有所增加。然而,我们正按计划实现10亿美元的运营节余,并预计由于诉讼成本将大幅下降,授权后的额外节余将有所增加。

我们预计,在2019财年,企业和其他业务成本削减的净效应,加上企业研发支出分配变化以及利息支出的增加,将为我们核心业务以外的其他部门节省约3亿美元。我们对2019财年的非公认会计准则税率的预测约为3%至4%,反映了税收改革和税收结构调整对第一财季的影响。排除递延所得税资产项目的影响,我们预计今年的非公认会计准则税率约为15%。

我们预计2019财年加权平均摊薄股票将约为11.9亿至12亿股,在我们的股票回购、“减价拍卖”以及公开市场回购的全面影响下,将较上年同期减少约2.8亿股或19%的流通股。

综上所述,我们预计2019财年的收益将主要集中在下半年,因为未来几个季度各种因素的影响将会增加。我们预计,由于中国OEM业务份额的增长、5G初始出货量的增长、邻近地区的增长以及利润率的增长,QCT下半年将恢复同比盈利增长。我们今年额外的成本行动和股票回购将进一步提高我们下半年的业绩。

以下为分析师问答部分:

野村证券分析师Romit Jitendra Shah:谢谢。我希望你能谈谈与苹果的争端。我们注意到,这个季度有许多对你们有利的裁决,比如ITC(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但是这些裁决没有设置任何禁令。我只是好奇,为什么这没有改变你们设置达成和解协议的时间线。看起来,这种动态会给苹果尽可能长的时间,以帮助解决争端问题。

高通总法律顾问唐·罗森伯格(Donald J. Rosenberg):我觉得需要纠正下,你提到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裁决实际上只是行政法官的建议。我们之前已经给出了日期,这是最初的决定。现在,这将交由委员会作出最后决定。法官确实发现了侵权行为,我们对此非常满意。但他也认为,从他的角度来看,不应该发布禁令。我们显然不同意这一点,我们仍有机会在委员会面前说服法官们改变看法。

野村证券分析师Romit Jitendra Shah:对于中国,你有什么样的期待?

高通总法律顾问唐·罗森伯格(Donald J. Rosenberg):我想我过去说过,我们在中国的多个司法管辖区有超过20起专利侵权案件,那里知识产权法院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表现得非常出色,在许多案件中都发布了禁令。因此,我们将继续推进这些案件,我们对这些案件的结果保持乐观。

Canaccord Genuity分析师T. Michael Walkley:谢谢。乔治,我想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下你业绩展望中的某些变化。今年早些时候,当博通试图收购高通时,你分享了2019财年的一些财务目标。现在你给了我们一些今年的业绩展望,而这些展望将会低于那些目标。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可能已经改变的事情,比如更高的法律成本、更疲软的智能手机市场,如果考虑到NXP(恩智浦),回购的可能性会更小吗?相对于今年早些时候的展望,你能解释下当前的业绩预期吗?谢谢!

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George S. Davis):让我给你概括地描述一下。我们前面已经讨论过NXP的相关交易,我们最初计划在4月份完成交易,随后将收购要约期限延至7月份,上个季度曾短暂终止,然后是8月份我们的资本回报计划开始实施,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差异。根据股票回购计划,我们已经说过,授权决议和股票回购的结合实际上可以给NXP带来更高的增值。

我认为回顾一下,我们现在看到的与去年年初相比的情况,很明显我们看到2018年和2019年的手机市场比年初更疲软,我认为这是主要因素之一。我认为还有其他次要因素,比如利率更高。还有其他影响因素,比如运营费用、我们所说的超额诉讼费用更高等。但关键是,推动我们在5.25美元和更高区间盈利表现的因素是一样的,这也是我们在争端解决后讨论业绩的方式,这些事情都摆在我们面前,即使手机市场整体疲软影响也不大。所以关键仍然是解决与苹果的纠纷问题,最终的增长也会随之而来。坦率地说,我们还认为,5G技术将进一步支撑这种强劲的盈利潜力。5G技术将于2020年和2021年投入使用。

BMO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Timothy Patrick Long:谢谢你!我想提问唐,你或者史蒂夫提到过,在最初关于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投诉和最初的裁决中,你们不同意法官的裁决。你能解释下吗?我有几个问题,第一,我认为高通之前始终授权给调制解调器供应商,因为他们负责向市场上出货,一个潜在的决定对芯片级别和设备级别的影响是什么?这个案子和苹果或者其他ODM有什么关系?第二,这是否会危及基于系统而非芯片的整体授权使用费?第三,你能谈谈FTC对其他苹果或ODM案件的影响吗?谢谢!

高通总法律顾问唐·罗森伯格(Donald J. Rosenberg):在调制解调器授权方面,你的假设是正确的。也就是说,有竞争力的芯片制造商可以自由地向设备制造商出售芯片。我们的做法是因为我们向设备制造商发放许可证,让有竞争力的芯片供应商可以向有许可证的设备制造商销售产品,而无需向我们支付授权费,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很久以前,我们向部分芯片制造商提供了许多非穷尽式授权,但那已经过时了。

所以你的观点很有说服力,因为不需要许可证——只要设备制造商获得许可证,就不需要在组件级别上获得许可证,自此行业开始实践以来,该行业一直遵循着这一点。主要标准机构不断重申设备级别的许可规范,行业中的每个参与者都遵循这一过程。所以我说,我认为法官在这里犯了错误,我们期待着明年1月晚些时候能有机会进行全面审判。

我想我同时也回答了你的第二个问题,所以我将略过这个问题。就其对ODM和其他苹果产品的影响而言,这不会产生直接影响。我们有授权许可,它仍然有效。这只是部分简易判决,法官在本案中决定了一个特殊问题。它不是最终裁决,所以我们将继续在法庭上维护我们的立场,并继续在世界范围内授权技术。

高通技术授权(QLT)业务总裁亚历克斯·罗杰斯(Alex Rogers):嗨,蒂姆,我是亚历克斯。我在远程通话,对于你的问题我要补充下。在授权费问题上,我认为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记住,那就是我们的授权计划涉及到蜂窝技术的基本专利,包括在系统层面和设备层面上。因此,这种知识产权的价值是在这两个层面上实现的,而这种价值不会因为这种片面的简易判决而改变。另一件我认为重要的是要记住,我们以前曾处理过类似的问题。例如,对于台湾监管机构的调查,我们找到了一个没有破坏性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高通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普夫(Steve Mollenkopf):我是史蒂夫,我还想补充一点。我想说的是,法律细节,我想确保这一点没有被忽略。我们近期的重点是如何解决FTC案件。我们在这方面进行了一些讨论,这是公开的。这就是我们现在关注的重点。与此同时,我们真的没有被迫在业务上做任何不同的事情。但这才是重点所在,希望在讨论中没有漏掉这一点。

RBC Capital Markets LLC分析师Amit Daryanani:谢谢,我也有两个问题。我想首先,为了实现QCT的高营运利润率目标,你对MSM的期望是什么?我只是想弄明白。相比于你们已经实现的一些成本外取收益,有多少是量驱动型的?第二个问题,在法官给出初步裁决之前,高通和该机构要求推迟30天以达成某种和解。法官的裁决是否会阻止你们与FTC达成某种和解?在接下来的6到9个月里,这对你们来说是个可能的选择吗?谢谢!

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George S. Davis):我是乔治,我来解释MSM的问题。我们在下半年和上半年的MSM展望中都看到了更多的好处,这不是数量问题。但我们继续看到一种趋势,这是我们以前见过的,这是一个非常强劲的成交量,从中低水平上升到高水平,而且这种趋势还在继续。这也与在中国的发布时间有关,克里斯蒂亚诺可能更适合对此发表评论。当然,我们仍然期望从成本计划中看到些额外的好处。

高通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也许我会做个小评论,然后把FTC的问题交给唐来解答。在2019财年末,我们将开始看到5G设备的增长。这在2020财年是有意义的,但初始发布也将在2019财政年度末进行。谢谢!

高通总法律顾问唐·罗森伯格(Donald J. Rosenberg):我认为你的问题是部分简易判决是否影响了我们继续进行的和解谈判。我认为正如史蒂夫所说的,我们正在与FTC进行和解讨论,我们将继续这样的讨论。

Sanford C. Bernstein & Co. LLC分析师Stacy Aaron Rasgon:谢谢你们接受我的提问。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们在第一季度的非公认会计准则收益中包含了离散税收收益。去年给出的2019财年业绩展望中有它吗?这样的收益,0.45美元,会不会达到5.25美元的每股收益目标呢?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会如此?

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George S. Davis):税收调整项目的时间与我们采取的税收重组时间有关。这是一个在过去几个月里不断被审查的过程,但它确实联系并反映了行动的时间。在薪酬方面,我们仍然非常关注提供我们讨论过的数字,以及董事会为管理层制定的薪酬计划。我认为一次性项目不是交付业务或业务结果的驱动因素。

Arete Research Services LLP分析师Brett Simpson:非常感谢,我想问乔治一个问题。我想今年早些时候博通提议收购情况下,你们从QCT得到的2019财年邻接收入是70亿到80亿美元。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最新情况吗?让我们了解一下周边地区12月份当季情况,以及2019财年的财政情况。也许,乔治,你能给我们提供些关于2019财年QCT总销售额方面的见解。

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George S. Davis):我们看一下之前的预测,最大的不同可能是我们看到2018年的邻接收入增长比我们预测的要慢。我们将在2019年开始看到这个增长率的恢复。我们也看到我们的射频前端业务,它使用苹果组件,在那个预测中,所有的业务都从我们的前端部门转移了。尽管如此,苹果以外的市场仍有强劲增长。不过,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一些有利的商业趋势,不仅是我们占据优势的领域,还有物联网和汽车,我们实际上看到增长放缓对EBT利润率的影响远比我们在2018年预测的更小。

Arete Research Services LLP分析师Brett Simpson:我想确认一下,你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下关于今年早些时候你说的70亿或者80亿美元的说法。以及有关2019财年有关邻接收入范围或任何见解吗?我知道增长会变慢。也许对于克里斯蒂亚诺来说,还有一个单独的问题。在5G时代,当你谈论骁龙800和RF机会的时候,你能不能给出个框架?当你销售骁龙800和RF(5G的完整射频前端)时,每台5G手机的收入机会是多少?谢谢!

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George S. Davis):同样,我们也没有针对70亿到80亿美元提供更新预测。这个预估和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数据最大区别在于,物联网的增长确实在放缓,以及苹果改变对我们前端业务的影响。但是,相对于我们预期的收益潜力,当我看EBT的影响时,可以确认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影响。

高通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在5G领域,我们预计5G将是一个重要的扩展,即使是在现有的销量上,无论是QCT收入和收益方面,也可能是份额的扩展。我们看到两个驱动因素:一是我们在设备中有更多的内容。除了性能卓越的应用处理器和5G调制解调器,我们在射频前端设计上也有很高的吸引力,包括从毫米波模块中获得的增量价值,这将是非常重要的。某些市场,例如美国,需要毫米波。谢谢!

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分析师Tal Liani:你们之前在业绩展望中提过,要削减10亿美元的开支。你能谈谈线性进展吗?我们是应该预计今年年初支出会下降,还是全年都是如此?第二,我认为贵公司对MSM下个季度出货量的预测低于预期,这与市场预期相符。你能谈谈下个季度的优势和劣势吗?你如何看待有关全球智能手机需求疲软的报道?谢谢。

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George S. Davis):在削减运营费用方面,我们希望继续看到营业费用下降,特别是在明年下半年,因为有些资产会被剥离。此外,有些路线图项目的时间安排,采取某些行动可能产生更大影响。总的来说,我们很有信心,我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关于MSM的份额,也许我只会大概评论一下。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环比是最有启发意义的,因为那是你真正看到苹果效应的地方。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第一季度的销量下降了5500万部,这就是零份额的影响。我认为,有一件事让这种影响变得更加难以察觉,那就是,在2018年,我们看到中国的需求增长非常强劲。与此同时,这种需求在高端市场有所改善。所以去年从100%到50%市场份额的影响是通过非苹果业务的增长来实现的。显然,本季度我们没有同样的收益。

高通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也许我要补充一件事。如果去掉苹果效应,2019年的季节性表现与2018年很相似。我认为正如乔治所概述的,当你看MSM的出货量与华尔街对比时,发现苹果的前置装载量是5000万到5500万,你会看到MSM的优势仍然是在非苹果业务上的增长。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进入下半年时,即使没有苹果继续产生影响时,我们会继续看到其他业务增长的原因。

UBS Securities LLC分析师Timothy Arcuri:乔治,回到2019财年的业绩展望,现在非公认会计准则每股盈馀为4.80美元,而不是原来的5.25美元?是这样吗?

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George S. Davis):我们不会根据这些数字重新制定2019年的业绩展望。再一次,我看到的最大的增量是我们所面对的——再一次,这取决于你是否在将NXP计入5.25美元案例,或者我们如何到达我们在2018年1月讨论过的更高范围。这又归结为,最大的部分是股票回购活动开始的时间效应,以及随着决议接近执行而增加的影响,我认为我们现在处于更强大的位置。否则,最大的区别是市场确实比我们之前预期的要弱一些,正如我说过的,相邻地区增长缓慢,实际有影响的利率和税率稍微高一点儿。

UBS Securities LLC分析师Timothy Arcuri:谢谢你,乔治。很明显,苹果也有很多移动部件,但似乎每次我们都能听到更多关于在中国申请禁令的消息。也许这就是他们不想再讨论销量的原因,但我想知道,你们申请禁令的催化剂是什么?这是个你想要解决的侵权案件吗?这听起来像是这个季度发生的?所以我想问题是你能在年底前获准禁令吗?谢谢。

高通总法律顾问唐·罗森伯格(Donald J. Rosenberg):是的,正如我所提到的,我们已经在中国的不同司法管辖区提起了20多起诉讼。禁令是我们在这些案件中提出的请求。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实际上甚至会发布初步禁令,而不会等待完整的永久禁令审判。但是就像我之前说的,他们也有个平行的过程,专利局会审查专利的有效性,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非常成功了。所以当我们得到了对我们有利的裁决后,我们就有机会获得批准禁令。

Deutsche Bank Securities分析师Ross C. Seymore:谢谢你们接受我的提问。我有两个问题,首先是MSM下降了20%,乔治,你说过有很多原因,苹果纠纷,额外的一周等等。你能不能谈一下——如果把苹果的影响去除,以环比的方式,MSM看起来依然是持平的,还是会稍微上升了一点儿?考虑到在中国的市场动态,我很惊讶它的强劲。第二个不相关的问题是关于你的税收评论,不是关于这个季度的,但是你说过或达到15%,我认为,在第一财季之后的其余财季,这个数字是正确的吗?在解决了这两个悬而未决的纠纷之后,15%的税率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George S. Davis):我先从税率开始谈。你是正确的。剩下的季度依然可以保持15%的税率,考虑到第一季度的税收优惠,全年大概是3%到4%。实际上,税收重组将我们的离岸收入转移到国内,而大部分收入将受制于FDII利率,即外国衍生品所得利率,它是13%,而法定利率是21%。所以我认为,就像我们说的,我认为在建模方面,15%仍然是个很好的数字。15%会上升些,因为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落在这个桶里,所以FDII的利率会上升一些。

关于MSM,差异之一在于中国的需求在下降。正如我们所说的,我们在第四季度的部分突出表现是在中国的高端设备上。因此,我们看到销售额下降了一点,因为我们的许多客户销售额低于预期。所以这需要一段时间的消化期,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似乎没有从中国增长中得到那么多回升的部分原因。顺便说一下,去年第一季度对中国企业来说也不算坏。

主持人:我们的问答环节即将结束。莫伦普科夫先生,在结束之前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高通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普夫(Steve Mollenkopf):谢谢。我只想感谢大家今天参加我们的电话会议。我认为我们正处于非常紧迫的行业转型风口浪尖上,我们已经做好了迎接5G到来的准备,这是我们射频前端业务的跳板,当然,也是进入设计领域的跳板,尤其是在汽车领域。我只想感谢团队的辛勤工作。今年他们的注意力从未离开过这个领域,我认为我们在5G领域的定位非常好。感谢所有人,我们下个季度再见。(编译/金鹿)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